青岛平度被撤职官员复出速度跑赢撤职通报

根据网站发布的《平度“3·21”事件相关责任人受责任追究》,12名官员因拆迁纵火案被追究党纪政纪责任,其中包括两位负领导责任的副市长。通报还称:“处理意见已于4月底落实到位”。

一份县级市的干部人事任免通知,却因更早的一个任命通知变得不一般。

今年5月11日,平度政府官方网站发布通知,任命付强为市交通运输局副主任科员,吕中科则为市商务局副主任科员。这两人正是“3·21”平度纵火案中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撤职官员。

也就是说,撤职通报还没出,被撤官员就复出了。

官员复出总是如此“猴急”

因对开发商征地手续有异议,没有拿到征地补偿,山东省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在已被圈占的被征地施工入口搭起帐篷,阻止施工。2014年3月21日凌晨,帐篷起火致1死3伤。

随着近年来强势推行的大面积征地和房屋拆迁,平度市的领导不断被舆论聚焦。此次,因拆迁引发命案更刺伤了民意。

然而,3月命案,4月问责,5月复出。

对此,微博大V@汶金让感叹道: 尸骨未寒,官员履新!

据统计,2003年后,中国一些典型行政问责案件所涉及的30名官员,其中半年内复出的占50.1%,一年内复出的占93.5%。在这么一起影响恶劣的纵火案中,涉事官员“复出”竟跑到撤职通报前头,无异于对党纪国法的蔑视,对“问责”二字的亵渎。新京报如是说。

公众和媒体的广泛质疑似乎都阻挡不住官员复出热潮,甚至出现了复出速度越来越快的趋势。法治日报提到,现有相关党纪及行政处分中,对于受处分官员惩戒力度过于温柔。

保护性问责模式亟待改变

据澎湃新闻报道,昨日,被民间称为“平度王”的平度市委书记王中调任青岛市委党校副校长。王中虽不在12名问责官员之列,但这一调任也引起极大关注。因为其在任内推行大规模拆迁,并屡屡引发热点案件。

北青网尖锐指出,王中虽然以平调的方式得以着陆,但并不意味着他无须为过去的所作所为买单。官方给其“三个满意”的定论,完全无法挽留王中的颜面,王中平调实际上是一种柔和的处分。

这种“柔和”还体现在别处,南方都市报称,当严重恶性事件中两个被认定为“负有主要领导责任”的官员最后却能悠然享受原来的级别和待遇时,一些疑问油然而生:尽管嫌犯已被提起公诉,但真相是否已全部揭开?先给予撤职处分,旋又让其从容履新,俨然近于安抚,当初撤职到底是缘于追责还是出于应付舆论的需要?

问责如此敷衍,因而催生了“保护性问责”的说法。

京华时报认为,问责实质是闪电调岗。不到半月就火速复出,难道,当初的处理意见就是让他们暂避风头,择日重新任命?这样的任命合法合规、能够服众吗?两位责任人被重新任命的事儿,当地官方必须给个合理解释。

保护性问责无法给官员痛感,自然就没有约束力。只有刷新问责模式,才能让责任二字印在官员心中。

新京报新媒体记者 戴熙婷

(原标题:【媒目】官员复出的速度跑赢了撤职通报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