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州一副检察长涉吸毒被抓 告办案人员陷害自己

48岁的郑晓东曾是贵州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。今年2月27日晚发生的事情,使他被调离了这个职位。

当晚,郑晓东结束一场酒局后去酒店会见朋友,突然,有民警撞开房门,将包括郑晓东在内的4人控制,民警同时在房间内发现了吸毒工具。经询问,除郑晓东外,其他3人均承认曾吸毒。郑晓东的尿检结果呈阳性,警方还在吸毒工具上发现其DNA。

不过,郑晓东从未承认自己吸毒。他称有人对其检测报告做了手脚,原因是,他在分管业务中秉公执法,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。

事发后9天,受郑晓东的律师所在律师事务所委托,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对郑晓东的毛发进行氯胺酮、吗啡类及苯丙胺类毒品定性分析。结果显示,郑晓东头发 未检出氯胺酮、吗啡类及苯丙胺类毒品。该中心工作人员表示,即使被检测者只吸食了一次毒品,吸食的剂量很小,3个月内在其毛发内仍能够检测出毒品成分。

今年6月,郑晓东将遵义市汇川区公安分局和遵义市公安局告上法庭,请求法院判决汇川区公安分局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违法,撤销遵义市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。目前,该案仍未开庭。 (综合)


开一天的会,您尿涨不?

对于开会这事,我想体制内人人都深知个中滋味,皆有发言权。虽说有些会议繁多、冗长、无味,但会议中还是有一些好玩的细节,被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。


感谢北京市府让我有做滴滴司机的资格

就差直白地对外地人说:你们进京可以把钱留下,把汗水留下,但不要给这座城市添麻烦。——世上哪有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事?


借别人的悲剧,倒自己的苦水

在咱们这个社会,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不是太多,而是太少。从这个意义说,张锐的离世,是社会的损失。但让社会善待张锐的最好途径,只能是更多人努力变成更好的张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