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者苦等央行行长周小川3天

京华时报讯(记者张灵)昨天下午,当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出现在政协中共组小组讨论会会场时,立即引来了大批记者的关注。下午5点,听完小组发言后,周小川准备起身离开,立即被等候多时的媒体记者团团围住。

“周行长,今年还会降息、降准吗?”“M2增速12%如何理解?”……面对这样一个近距离接触央行行长的机会,记者们纷纷抛出各种关心的问题,而周小川一边露出他招牌式的微笑,一边连连摆手:“等过几天记者招待会再说。”

记者们哪舍得放弃,从会场一直追到了大厅。或许是被记者执着追问的精神所感动,周小川走出会议楼站在门口,简短地针对大家关心的M2指标作出了简要回答。他说,不要过分看重政府工作报告中M2的具体数字,相比之下,就业、GDP等实体经济指标更重要。

一分半钟之后,周小川便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上了车。望着周小川离去的背影,一位财经媒体同行感叹道:“等周行长3天了,总算没白等啊。”

(原标题:记者苦等周小川3天)

编辑:SN123


李克强的王牌计划

制造业对中国意味着什么?为什么在服务业比重超过制造业,制造业全面过剩,且产生诸多环境、安全问题的情况下,国家还要继续强调制造业不可替代的作用?岛叔非常认同李克强的论断,中国制造业不是要不要发展,而是必须发展,必须转型升级。一句话,中国制造需要正名!


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谁之过

大学生读不下《红楼梦》,确实说不过去,这是我国功利教育之耻。我不认为手机和电脑的普及,是造成学生快餐化、碎片化阅读,远离纸质书籍的主因—手机和电脑的普及,在国外也存在,但国外学生和成人却有良好阅读习惯,到图书馆看书,在地铁和火车上看书,是很多人的生活方式。


穹顶之下别找一堆爸爸回来

不管什么原因,至少说明“防治雾霾”这件事情,它不简单,不是靠“吹”就能解决的——“风吹”顶多管几天,“嘴吹”一天也管不了。要想解决,该分析的分析,该治的治,该停的停,该跟老百姓说清楚的说清楚,一步一步的按照科学的要求来进行。


泼粪大妈为何会如此猖獗?

继在广州性文化节上对彭晓辉泼粪、在西安对金赛、彭晓辉、方刚和我的照片泼粪之后,泼粪大妈又跑到山东闹事,煽动一群保守的学生家长反对性教育。泼粪大妈为什么会如此猖獗?我做了一点分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