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籍男子因负债冒充警察电击殴打女车主并劫财

原标题:女车主大白天在松江一医院露天停车场 遭冒充警察的歹徒用电击棍袭击

晨报记者 邬林桦

4月25日15时25分许,上海第一人民医院松江南院停车场内发生惊险一幕,一歹徒趁一名女车主取车之际,冒充警察以要求被害人协助调查为由,意图进入车内控制被害人。见被害人起疑后,遂采用电击棍电击颈部、击打头部等方式袭击被害人,后将被害人掉落在地的手机抢走后逃逸。

记者昨晚从上海警方获悉,接报后,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,经过26小时的持续侦查,涉嫌实施抢劫的男子柯某(36岁,台湾籍)在金山亭林落网。到案后,柯某初步交代,系因负债而萌生劫财念头。

目前,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昨日,晨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受害人“大圆”,并赶赴事发地松江第一人民医院停车场,试图还原“大圆”在医院停车场遇袭始末。

冒充警察让女车主下车

前天下午2点左右,大圆到上海第一人民医院(南院)(即“松江分院”)复查。不到3点结束检查后,从门诊楼走向西面的停车场。该停车场近2000平方米,有近300个停车位,从停车场东面道路到停车场最西面围栏的直线距离将近150米。

大圆开的是一辆红色轿车,今年年后刚刚提车,尚未拍到沪牌,正挂着第二张上海临牌,此前从来没有出过事故,也没有发生过任何碰擦。当天下午2点左右,停车场已基本停满,大圆在停车场最西面的边缘找到一个靠近垃圾房的空位。

“我刚坐进车里,关上车门,准备发动时,一个男子突然出现在车前。”大圆回忆称,这名男子戴着口罩和墨镜,上身穿着米色条纹外套,下身穿着牛仔裤。他从大圆的副驾驶室方向,经过车头,绕到驾驶室旁,边敲车窗边甩了一本证件,自称是“警察”。“他就晃了一下,我都没看清。”

大圆摇下车窗后,男子上前“提醒”。“他说‘你别慌,先听我说,你的车刚才差点被偷了’。”大圆一听到车子差点被偷,就惊了一下,“他让我别急,先拿出身份证和驾驶证”。大圆拿出两证后,该男子开始拍照。

拍完照,对方让大圆下车。“他让我下车看看,说车上有划痕。我比较担心车子,就下来看了一眼,在左后轮的上方靠近车尾,确实看到一长条细的划痕,但不是很深。”大圆回忆称,男子随后提出要上车,带着大圆一起去派出所报案。

这时,大圆觉得有些不对劲,但又不太确定。此前,看到车子的确有划痕后,大圆曾把车子被划的事情,发短信告诉了父亲。随后,她接到了父亲的电话,让她就车辆被划一事直接报警。

男子持电击棍电击女车主

“我听了爸爸的建议,就跟那个男的说‘不麻烦你了,我自己报警吧’。然后,就打了110报警,反映我的车子被划了,警察也在电话里受理了这个事情。”大圆说,她当时打电话报警时,还在观察车身是否有其它被划的痕迹。

挂断报警电话后,大圆就站在车子左后侧轮胎处,查看车身划痕。就在这时,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:站在她身后的男子突然发起袭击,左手用一张白色的薄纸,捂住了大圆的口鼻,右手拿着一个电击棍,持续电击她的颈部。

“突然被袭击,一下子就懵了。我在凌乱中,下意识地怀疑他的白纸里可能有迷药,嘴巴被捂住的时候,我一直屏住呼吸。”昨天,在跟记者回忆事发经过时,大圆仍惊魂未定,“他拿的电击棍比手机大一点,头上有两根尖的棒。因为我穿着一件薄毛衣,有点领子的,可能是因为隔着衣服的缘故,似乎电击没起到什么效果。我就听到‘噼里啪啦、噼里啪啦’的声音一直在响。后来,那个人可能也觉得没起到电击的效果,就拿电击棍敲打我的头顶,‘咚咚咚’ 敲了好几下,当时血都出来了,溅到了地上。”

好在男子的攻击,并没有让大圆失去意识。随后,该男子又企图用电击棍电击她的脸部。其间,大圆一直在与对方抗争。“他身高1.75米左右,力气好像比一般男性要小一些。在他想电(击)我的脸部的时候,我就用两只手抓住他的右手,把他的手掰开了。”

在对抗的过程中,大圆一度失去重心,歹徒也趁机想把大圆压倒在地,所幸没有成功。

大圆一手抓住歹徒手持电击棍的右手,同时用膝盖攻击歹徒的裆部。大圆连踢对方几次后,成功挣脱了对方的挟持,歹徒见状,连忙抢走了大圆掉落在地的手机,落荒而逃。

“歹徒跑的方向我记不清了,因为我的车子停在西边最里面,他是往外跑的。大概跑了50米左右,我就坐进了车里,把车门都锁上了。”大圆说,她挣开后一直在呼救,无奈停车场太大,保安又站在距离很远的路边,因此始终无人应答。

获路过保洁工救助脱险

在车内坐了好一会儿,大圆看见一男一女两名保洁工人,推着装有建筑垃圾的手推车向垃圾房走来:“终于有人出现了,我立刻挥手向他们求救,然后两个工人就过来帮我。我让女保洁陪我在车里,男保洁就跑到路边找保安。”

随后,医院停车场的保安赶来询问情况,大圆借用环卫工人的手机拨打了110报警。

25日下午4时许,民警赶到停车场,至此,危机彻底解除。

事后,环卫工人告诉大圆,歹徒逃跑的时候,口中似乎在大喊“报警了”。

“昨天一晚上没睡着,现在想想还是后怕。我没想到在医院的停车场,又是白天,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。”大圆告诉记者,在歹徒袭击自己之前,她甚至没有怀疑过对方的“警察”身份,直到对方提出要上车,带着她一起去派出所报案,她才意识到不对劲。而一旦上了车,后果就很难预料了。

在大圆的朋友和家人看来,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,作案过程也像是经过筹划,可能是想绑架勒索。大圆则猜测,犯罪嫌疑人之所以盯上她,除了她是一名单身女子外,还可能是因为她开了一辆临时牌照的新车,并且把车停在了停车场的角落位置。

前晚,心有余悸的大圆决定将自己的经历发到网上,以提醒更多独行女性提高防范意识,

停车场仅一名保安巡逻

“以前都是我陪她去医院的,就那天没一起去,竟然就碰到了这样的事情。幸好女儿表现得还算冷静,如果当时慌乱的话,可能就被掳走了。真的太可怕了。”昨天,大圆的母亲认为,医院里面的收费停车场,也算是封闭式的,在大白天发生了这种事,且那么大的停车场没有一个监控探头,保安人手也不够,说明安保措施还是有一定的漏洞。

据事发时赶到的现场保安介绍,事发时,他没有听到大圆的呼救声,也没有看到逃跑的歹徒。

晨报记者从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了解到,事发停车场属于“临时停车场”,原计划今年6月份安装高清监控探头,平时有一个保安在此巡逻、疏导车辆。事发后,医院方面已加强了安保力量,增派保安在停车场区域巡逻。


不能打也不能被打如何出高徒

如果范集初中和宝鸡的事件发生的越来越多,总有一天,忍无可忍的老师们也会放下手中的教鞭和粉笔,举起横幅,走上街头。但是,非要等到那一步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吗?


消费者为毁未来牛仔裤买单?

《你吃的每一条鱼都可能沾着另一个人的血和泪》刚刚得奖,就有《你穿的每一条牛仔裤都在毁灭我们的未来》出现。也有声音质疑后者有“标题党”跟风的嫌疑。两文都是在关注行业背后的问题,是什么原因让让它们受到区别对待?


选择就是放弃,自由就是枷锁

“侠”一定是自由的,因为他没有固定的社会身份,做事情也没有时间约束。心到人到,想杀一人,或想救一人,一切皆随心性。这样的“侠”虽然很快意,但不会长久。因为太自由了之后,容易无法无天,对企业来说,就容易滋生“原罪”。


基层缺人,但也不能耽误人

这些年,我们区法制办调出调进,“动”了许多人。作为法制办主任,我的原则很简单,只要是对同事们的发展有利,我就同意。因为人才不只是单位的,更是国家的。如果我浪费人才,除了对人才本身不尊重之外,对单位、对国家也都是损失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